陈再道:创建冀南抗日根据地

2016-04-06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陈再道同志

1938年初,刘、邓首长经八路军总部批准,决定组建东进抗日游击纵队(简称“东纵”),任命三八六旅副旅长陈再道为司令员、晋冀豫省委书记李菁玉为政委。不久,我被调任东纵政治部主任。在此后的半年里,我在陈司令员、李政委(3月宋任穷接任政委)领导下工作,亲眼看到陈司令员艰辛工作、英勇斗争,为创建冀南抗日根据地作出重大贡献,其历史功绩永远留在我的记忆里。

和平解决“巨鹿事件”

1938年1月,东纵到达冀南巨鹿县城附近,遇到当地土匪头子刘国栋(绰号刘磨头)、邱清泉等同巨鹿县王文珍的保安团因报私仇和争夺地盘发生火并,正打得十分激烈。陈再道同志了解了双方情况后,根据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主张从中进行调解,劝说双方停止火并,和平解决他们的武装冲突。他同李菁玉同志等研究了解决办法后,即派代表分别与刘磨头、王文珍等人做劝解工作,说明当此日寇妄图使我亡国灭种之际,中国人应当团结起来共同抗日;并表明我党我军一向以国家民族利益为重,不计前仇,不念旧恶,愿意团结一切爱国力量,共同抗击日寇的侵略。经过耐心说服教育,刘、王双方均同意停战,并接受了我方提出的条件:刘磨头撤出巨鹿县境;王文珍部接受我军改编参加抗日。这一事件的和平解决,既利于团结抗日、又利于维护地方治安,更为东纵创建冀南抗日根据地造成有利条件,受到了当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

造“人山”

1938年2月,东纵根据师首长的指示和应各界人民邀请,进驻南宫并以南宫为中心,逐渐向四周发展,巩固和扩大冀南抗日根据地。陈再道和李菁玉等同志根据毛泽东同志关于“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的思想,到南宫后,首先恢复和发展党的各级组织,明确各级党组织开辟冀南抗日根据地的新任务,联系群众、宣传群众、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很快建立了“战委会”和工、农、青、妇等抗日群众组织,同时大力发展抗日武装。当时,陈司令员派出由程启光率领的一个连,活动于平汉铁路东侧的任县、隆平、尧山、柏乡一带,宣传和发动群众,组织抗日武装和群众团体,以维护和保持冀南与太行山的联系;另由孙继先率领一个连组成津浦支队,开赴冀鲁边之夏津、高唐等地,与冀鲁边沟通联系。由于广泛宣传我党抗日救国主张和我军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冀南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壮年积极参军,同时也改编一些地方游杂武装,使我军迅速发展壮大,抗日根据地日益发展和巩固。到1938年4月,东纵组建了第一团,骑兵连扩编为骑兵大队,并成立了五个军分区,协同地方党组织建立了二十几个县的抗日政权,地方武装也发展到1万多人。实践证明,根据刘伯承师长造“人山”的指示,我军由山地作依托和人民的支援,战胜了强敌,转到平原作战。

创办“抗日军政学校”

由于冀南抗日形势的迅猛发展,急需大批干部。东纵一到南宫,便在苏村开办了有30多人参加的干部训练班,进驻南宫城后,又将训练班扩大成“抗日军政学校”,陈司令员亲自兼任校长,指导各项工作,带头并组织东纵军政领导同志给学员讲课。学员来自各地的共产党员和同情共产党的进步青年,仿照军队学校编成,过军事生活。教学内容主要是讲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抗日战争中的各项政策及游击战争战略战术基本知识。军政学校在半年内举办了三期,每期一个多月,共培训基层干部600余人。学员毕业后,分配到党、政、军、群等组织中工作。这些干部在创建和坚持冀南抗日根据地斗争中,大都起了骨干作用。有不少同志后来担任了重要领导职务。

收编改造游杂武装

东纵在以南宫为中心发展抗日根据地的过程中,陈司令员坚持对土匪及游杂武装,根据不同对象,采取政治争取为主,分化瓦解和军事打击为辅的方针,区别对待。在我军政治宣传工作的感召下,有些游杂武装投向我军,不再为非作歹,被我收编改造。如当时冀南最大的两股地方武装——段海州和赵云祥两部,各有四五千人。为团结和争取他们抗日,陈司令员邀请段、赵二人进行当面会商,向他们宣传我党的团结抗日主张和各项方针政策,经过争取教育,他们接受了我方提出的成立军政委员会统辖冀南各部队的建议,并推举陈再道同志为该委员会的主任。从而争取了赵云祥,收编了段海州部为“抗日青年纵队”。此外,还收编威县民团为“冀南抗日游击独立第二师”等。这对于打开冀南抗日局面,起到了积极作用,许多土匪和游杂武装弃暗投明,与我军合作抗日或被我收编改造。

平息“六离会”叛乱

抗战初期,冀南地区的会道门在恶霸地主和土豪劣绅的操纵下纷纷成立,其中较大的是“六离会”,发展到八万多人,其总头子李耀庭自恃人多势众,十分猖狂,暗地投靠日寇,与我为敌。5月11日枪杀我津浦支队政委王育民等同志,抢走该支队军用电台,并扣押我工作人员,气焰十分嚣张。在徐向前副师长的亲自组织指挥下,陈司令员和宋政委对“六离会”采取“武装宣传”,既敢于斗争,又善于斗争,劝其放我被俘人员、还我武器和电台。但李匪顽抗到底,欺骗群众“吃符”、“念咒”,赤膊扛土枪、持大刀向我拚杀,对我反复向空中鸣枪警告于不顾。在此忍无可忍的紧急情况下,只好自卫还击,并果断地抓捕和处决了李耀庭等罪大恶极的坏头头,宣布取缔“六离会”组织。这一事件的正确解决,对其他会道门组织产生了巨大影响,有的自动解散,有的主动与我军合作抗日,从而激发了广大群众的抗日热情。

在初创冀南抗日根据地的斗争中,陈再道司令员和宋任穷政委亲密合作,在徐向前副师长的直接领导下,四处征战,积极打击日伪军,镇压危害人民的汉奸、顽匪,铲除反动会道门,收编改造游杂武装,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和群众团体,并使东纵在半年内由5个连队发展到3个团,还建立了8个支队和一个独立团,共二万余人,从而更加巩固和发展了冀南抗日根据地,受到一二九师及八路军总部首长的表彰。

0人推荐
收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