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轰炸:欲哭无泪的双重打击

2016-04-08

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不分昼夜地狂轰滥炸

日机轰炸前,我家住在重庆市东水门平街子,一家3口,有房屋3间,经营日杂和小商品,日子过得十分安稳。哪知噩梦降临,从1938年起,日机对重庆实施大规模轰炸,“空中大屠杀”开始了。

第一次空袭炸了广阳坝机场,10月,再次炸了广阳坝一带。此后,日机长期进入重庆骚扰,当时的情景我仍铭记在心,一想起就心酸,真是欲哭无泪,凄惨至极!

从1939年开始,日机的空袭更加频繁,常常一来就是二三十架,甚至上百架的飞机。特别是5月炸得最惨、最残忍,市民每天都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害怕突然一颗炸弹掉下来。当时市政府还给每人发了八卦丹、金灵丹、万金油、头痛粉等防暑急需品。在市区的最显眼、最高处挂上红球或红灯笼,它们一旦升起,警报就紧急拉响,市民开始躲进防空洞。每当这个时候,街上大人喊小孩,小孩找大人,人们脚上日机空袭后,市中区的中央公园、朝天门一带,街道全部变成了火海,遍地浓烟滚滚,几天几夜都没熄灭,到处都是哭爹喊娘的惨叫声。大火过后,这一带变成了废墟,全是破瓦碎片。日机不分白天黑夜地轰炸,国泰电影院看戏的一二百人全被炸死,其中还有我的一个亲戚。我还有两个远房亲戚在罗汉寺被炸死,听说连尸体都没找到。那时候,到处是惨景。七星岗教堂被炸后只剩下一个钟楼,还有弹子石的玉华纱厂也被炸得很惨。在东水门,我亲眼看见街道上的电线被弹片齐刷刷割断,线的另一端掉进了长江里。

川盐银行当时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只被炸掉了房顶的一个角落,建筑物基本保存了下来。可是道门口的川康银行就惨了,银行被炸后,大火把里面的银元熔化了,白花花地顺着街道流淌。

欲哭无泪的双重打击

有一天,警报又拉响了,我们急忙进入位于望龙门的防空洞。警报解除后,出来一看,我家住的地方一片火海,到处充满了浓烟,呛得人喘不过气来。东水门一带都是民居,多是穿斗、楠竹房,易燃烧,不久便全部化成灰烬。我老婆当场气晕过去,在邻居的帮助下,她才慢慢地苏醒过来。一阵忙乱后,我想起了16岁的弟弟,我们进洞时跑散了。于是,我到处去找,找啊,找啊,找了好几个洞子,每个洞子都有尸体,但都没有我要找的人。第二天天亮了,听说十八梯洞子死了不少人,我赶紧去看,出现在眼前的一幕,这一辈子都忘不了——整个防空洞里的人死了一大半,有的尸体的鼻子、口中还在流血,脸色是青的、紫的。洞口堆积了很多尸体等待清理,有亲人来认的一边认亲,一边用车运出城外去埋。我挨个儿地找,直到洞子里没有一个人了,也没看到弟弟。

最后,我在望龙门附近一个小洞子里找到了他。弟弟的样子很惨,眼睛被老鼠吃掉了。我用手去拉,他的皮肤掉了一把。我赶紧请了两个熟人帮忙,用几片薄木板钉了一口棺材,当时连埋的地方都没有,还是政府的运尸车运到黑石子集体掩埋的。亲人就这样走了,多么年轻的生命啊!

当时我隔壁的一家3口也被炸死两个,女主人的腿被炸飞到树杈上,小孩连尸体影子都没看见。1940年8月,日机再次用飞机实行低空轰炸,速度特别快。大田湾、两路口、通远门、都邮街、大梁子等中弹起火后,燃烧了数小时。望龙门、半边街、会仙楼、千厮门等也到处起火被烧,小什字、棉花街一带全部被浓烟笼罩。就这样,重庆主城基本上毁了一大半。日机轰炸最厉害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炸弹投下,所到之处,一片灰烬。

自那次轰炸后,我老婆就患上了恐惧症,只要炮声一响,她就全身发抖、惊叫,反反复复地发作。不幸的是,她当时已怀孕在身,等孩子生下后,可能是受母体影响,先天发育不好,医生也束手无策,家中又钱财全无。

最后,经九块桥一个姓赵的甲长介绍,我去一个开酱油厂的老板(福建人)帮工卖酱油,当时卖的是“金鸡牌”酱油。就这样过了几个月,我老婆的病症仍时常发作,没有钱看医生,第二年春天就去世了。之后,我带着孩子回到乡下,住在远房亲戚家。孩子没有奶吃,全靠讨别人家的奶吃,讨了五六十人的奶才活过来了,喂到两岁时还是因病死去。

当年,经历家破人亡的双重打击,我都快撑不下去了。现在回想起来,我觉得自己这一生是悲惨的、痛苦的,精神上的创伤已难以愈合……

0人推荐
收藏

分享到: